基金净值查询590002_长电科技股票昔日千亿巨头再异动:股价两日暴涨20% “东方漫威

首页 > 配资巴士 > 2020-08-02

  实际上,上市之初,主营业务主要为在线文学的阅文集团实难撑起千亿市值,市场对其的期待,主要还是其“腾讯系”属性以及对其超级IP整合的期待。

  对于此次人事调整,阅文、腾讯方均未透露具体原因。吴文辉发布内部信表示,“今年,是阅文成立的五周年,也是起点中文网的18周年,作为创始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成年了。而在这一刻,就像许多‘父母’一样,我们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也要适时地往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

  受换帅消息影响,阅文两日大涨超20%,市值净增65亿。由腾讯掌舵阅文,或许是资本市场共同的期待?

  此次阅文集团公布人事调整后,多家知名券商发布报告表示看好公司未来整合与发展能力。

  2018年3月,腾讯以33亿元价格从光线传媒手中收购了新丽传媒27%股份,共计持有新丽传媒31%股份;同年8月,阅文集团再以155亿元人民币价格收购新丽传媒。阅文意在借助新丽,提升IP变现能力。然而155亿的估值足以比肩行业龙头华策影视,大幅超过慈文传媒、欢瑞世纪(维权)、唐德影视等同业公司,市场对此并不买账,溢价收购的消息传出后,阅文集团股价一度大跌15%。更糟心的是,被收购后新丽传媒意外频出,先是遭遇艺人丑闻、电视剧未能如期播出等事件,后又因为“限古令”,导致多部储备剧无法播出。在收购时,新丽传媒曾与阅文集团签订业绩承诺,目标是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而2018年和2019年新丽传媒均未能完成此前定下的业绩承诺,两年合计完成8:62亿元净利润,占业绩承诺规定数额的71:83%。

  阅文集团自2018年开始的在线阅读业务下滑,或许有迹可循。这一年,趣头条推出一款名为“米读”的免费阅读产品,半年后,米读实现注册用户400万,日活500万。至2019年3月,米读已成为免费阅读领域第一,占整个在线阅读市场近10%的份额。米读的免费模式主要是依靠广告变现去支持运营成本。在米读的模式走通之后,2019年,WIFI万能钥匙推出连尚文学,字节跳动推出番茄小说和红果小说,2345推出七猫小说……免费阅读似乎成为了新的风口。

  

  今日开盘,阅文集团股价大涨,盘中一度暴涨19%,截至收盘涨14:40%,报36:55港元,最新市值371:27亿港元。

  吴文辉的梦想VS腾讯的战略

  但这显然与彼时的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的初衷不符,吴文辉曾在采访中对媒体表示,对于优质内容来说,广告的收入仍然没有办法跟付费阅读来比,若使用广告变现的商业模式,则头部作家的收益会大大降低。付费的收入会相对更集中于头部,而广告的收入会更长尾。

  在线阅读业务连续下滑,免费与付费之争日益激烈

  阅文集团的未来将沿着腾讯的规划路线成为精品IP源头,这或许是资本市场所期待的,但令人唏嘘的是,吴文辉似乎始终没有实现自己的期待。无论是当年加入盛大,还是后来加入腾讯,吴文辉始终对保持独立性充满了渴望。在2016年的一次阅文“IP生态大会”上,吴文辉曾明确指出,易配资,“我们是腾讯的一家参股公司,但阅文本身是一家独立的公司,我们本来就会追求独立上市。”吴文辉的梦想一直是缔造一个网文帝国,这或许是他与资本巨头间始终存在隔阂的原因吧。

  而这,或许也是这次人事变动的一个原因。

  昨日下午3点50分到4点,港股收盘的最后10分钟,阅文集团股价异动,大涨近6%。当晚,阅文集团即公告宣布了内部的人事调整,包括原联席CEO吴文辉在内的核心团队将离职,腾讯互娱团队将对阅文集团进行管理,新任CEO为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

  或许是《庆余年》的耀眼成绩,让腾讯看到了可复制的精品IP成功之路,也促使腾讯最终下定决心换帅。此后,程武将同时掌控网文、动漫、影业业务,这种协同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程武本人在公开信中表态,“我们有信心继续推动阅文从‘最大的行业正版数字阅读和文学IP培育平台’向‘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升级。”

  截止2019年底,阅文集团已拥有810万名创作者,1220万部作品储备,根据2020年2月的百度小说风云榜,排名前30部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25部出自于阅文。公司网文MAU从2018年的2:135亿人提升到2019年的2:197亿人,自有平台MAU增速显著,ARPPU延续增长,从2018年的24:1元/人提升至2019年的25:3元/人。

  2017年11月8日,阅文集团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发行价格55港元/股,上市前获得629:95倍的超额认购。上市首日,阅文集团股价表现强劲,报收102:5港元/股,市值逼近千亿港元。然而,出道即高光的阅文集团此后股价持续走低,考虑到近两日的股价暴动,以4月24日收盘价格(30:15港元/股)进行衡量,较上市首日跌超70%。

  除此之外,收购完成后,阅文的商誉和应收账款出现了大幅增长,分别从2017年的45:01亿元和7:6亿元增长至2019年末的121:69亿元和33:66亿元,对应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则从2017年末的57:58天提高到2019年末的112:05天,资金被占用时间大大延长。

  而持续下滑的数据让阅文也不得不开始尝试免费模式,阅文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在腾讯QQ、QQ浏览器等渠道分发免费内容,第二季度又推出了免费阅读APP“飞读”。

  而颇具戏剧性的是,此次接替吴文辉的程武,正是当年代表腾讯,邀请吴文辉加入的人。程武于2009年加盟腾讯,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和腾讯影业CEO,并负责集团的市场与公关部以及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的市场营销部。2011年,程武在业界首倡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2013年,程武与吴文辉共同推动腾讯文学成立,分别担任腾讯文学董事长和腾讯文学首席执行官。2015年阅文集团成立后,程武曾担任董事。2018年4月,程武在“泛娱乐”基础上进一步提出“新文创”。过去几年中,程武一直在推动腾讯影业、动漫、电竞等各个部门的联动性发展,并成功打造了《庆余年》、《从前有座灵剑山》两部重要IP影视作品。

  2002年,吴文辉与其他五名网文爱好者共同创立了起点中文网。2004年,起点中文网被盛大集团收购。2008年,盛大文学组建,吴文辉出任盛大文学总裁。但由于起点团队与盛大文学之间一直未能有效磨合,2013年吴文辉发起MBO(管理者收购)失败后,带领核心团队加入腾讯,成立了创世中文网。2015年,腾讯文学收购盛大文学,成立了新公司阅文集团,吴文辉出任CEO。2020年,吴文辉辞任阅文集团联席CEO,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

  中信建投发布报告称,要想成为“东方漫威”,IP必不可少,但仅凭IP还远远不够,收购新丽或许留下了巨大的商誉,但却是阅文发展版权生态的必经之路。腾讯管理层的入驻极大地提升了其对阅文的掌控力,无需质疑的是阅文将更深地与腾讯生态进行融合。

  出道即高光,近千亿市值仅三年缩水七成

  花旗发表研究报告称,对此次人事变动并不完全感到惊讶,因为阅文去年的股价表现一般,而且腾讯对阅文集团拥有控制权。腾讯的团队控制业务营运后,该行相信可促进阅文及腾讯在IP孵化方面有更深层次的合作、改善与腾讯庞大用户量的连接,以及利用腾讯的技术及定位能力,引入新的创新业务模式。通过与腾讯在整体数字内容资源上更多整合,阅文还可改善广告等变现机会。

  阅文集团2019年实现总收入83:5亿元,同比增长65:7%;毛利润为36:9亿元,同比增长44:3%;净利润为11:1亿元,同比增长21:9%。其中,来自版权运营及其他的收入同比增长283:1%达46:4亿元,版权运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41:0%达44:2亿元,。

  阅文集团完成IP全产业链开发布局,市场看好腾讯新文创整合能力

  阅文集团在年度报告中称,2019年完成IP全产业链开发布局的关键一环,在版权授权、联合投资、自主制作方面取得显著进展,实现不同文创形式的高效变现。

  作为阅文集团的核心业务板块,在线阅读的营收占比出现连续下滑。2018年阅文在线阅读业务营收38:3亿元,总营收占比为76%,而2017年占比为85:2%,与此同时,付费用户从1110万人降至1080万人,付费比例从5:8%降至5:1%;2019年在线业务营收同比下降3%至37:1亿元,总营收占比跌至44:5%,阅文对此解释称,在线业务收入下滑,主要“受腾讯渠道付费阅读用户下降,以及第三方平台在线业务收入减少影响”。

2020-08-02 20:25:52本小编分享“长电科技股票”并且点评【基金净值查询590002_长电科技股票昔日千亿巨头再异动:股价两日暴涨20% “东方漫威】等有关资讯。
版权保护:本文由配资门户资讯网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www.qxnic.com/092/145350.html

热门文章

HOT NEWS
老湿股票配资网
老湿财经新闻(股票配资平台) 老湿网邮箱:170300786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