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浙嘉配资寻找新盈利模式

首页 xiaozhou/2019-12-04/ 分类:快讯头条/阅读:

  最近全聚德(002186)。深圳)宣布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张强辞职。在高管离职后,全聚德的表现依然低迷。股东减持股份的许可“逃离”,被称为“中国第一大食品”的全聚德陷入了难以突破的境地。高层管理人员提早离开。

  全聚德在公告中表示,紧张的辞职不会影响公司董事会的正常运作,公司将尽快任命新的总经理。但截至最近,全聚德尚未透露具体候选人。据了解,张强于2016年9月担任全聚德董事兼总经理,任期至2022年1月20日。这意味着两年多前紧张局势已经消失。

股票配资浙嘉配资最新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全聚德今年高层管理人员的第一次变动。今年7月,全聚德董事叶飞因工作原因要求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和董事会薪酬评估委员会职务。辞职后,他将不再在公司任职。据了解,叶飞的任期将于2022年1月20日结束,这也是一次提前辞职。全聚德的董事兼总经理为什么提前辞职?市场猜测可能与全聚德近年持续低迷的表现有关。

  业绩继续恶化

  公共信息显示,以“烤鸭”闻名的全聚德拥有广泛的业务,主要是中国餐饮服务和食品行业。其中,中国餐饮服务主要覆盖全聚德、房山、丰泽花园和四川饭店四个品牌。在食品工业领域,已经形成了三大产品线。一是以真空包装鸭为代表的鸭类产品,丰泽园餐桌系列的鸭掌、鸭胗、鸭颈等即食休闲产品。二是全聚德蛋糕、中秋节月饼、粽子、仿真蛋糕、仿真汤圆、丰泽花园“八件套”、日常主食等米面制品;全聚德酱等调味品。

  全聚德仍然享有良好的声誉,但其成就已难以挽回。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全聚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8.47亿元、18.61亿元和17.77亿元,同比上升或下降0.33%、0.72%和-4.48%。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1.19亿元和5700万元,同比上升或下降6.44%、2.57%和-46.29%。

  如今,全聚德的衰落可能难以阻止。根据2019年最新季度报告,全聚德2019年前三季度收入为11.91亿元,同比下降12.62%。净利润仅为5260.4万元,同比下降59.09%。2019年1月至9月,全聚德的净利润再次经历了“减半”的下滑。

  从收入和净利润等财务数据来看,2012年是全聚德的高峰期,收入19.44亿元,净利润1.52亿元。然而,全聚德的业绩自2013年以来开始出现下滑迹象,2013年和2014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均出现下滑。也许是为了挽回业绩,全聚德在2014年通过私募的方式筹集了3.5亿元,用于全聚德三元金星熟食车间项目、全聚德仿制品生产基地项目、全聚德中央厨房项目、全聚德前店二期项目、全聚德上海武宁路店和华东地区总部项目、全聚德“北京美食”网络建设项目的建设。

  然而,五年过去了,全聚德的筹款项目并没有像承诺的那样实施。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聚德仅投资1010.81万元建设全聚德仿食品生产基地项目,目前尚未取得任何效益。其余的项目已被搁置或终止。其余筹集的资金没有得到充分利用,而是“存在”银行账户中。

  股东清算“逃脱”

  长期以来,“全聚德烤鸭”一直是北京地方特色菜的代表。大多数来北京的游客会选择进入商店品尝或购买真空包装全聚德烤鸭。然而,随着以生产烤鸭为主的其他餐厅以及以“鸭”为配料的品牌如“黄黄裳”、“觉威”、“周黑鸭”的崛起,面向中高端餐厅的全聚德不再是消费者的唯一选择,从而影响了其业务收入。

  自业绩下滑以来,全聚德也试图提升业绩,但一再以失败告终。业绩持续下滑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令股东担忧,并产生“逃离”的想法。根据全聚德的公告,2018年12月14日至2019年6月13日,全聚德十大股东之一IDG资本(capital)减持全聚德503.11万股,减持金额为6233.9万元,平均每股减持12.39元。

  事实上,自2018年第二季度以来,IDG资本一直在减持。2018年11月,该公司甚至宣布将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全聚德5.63%的股份。自2019年以来,IDG资本每季度都减持股份。截至9月30日,IDG资本持有全聚德总股本的3%。将来,可能不需要宣布削减。公众只能通过财务报告看到其持股的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IDG资本在2014年进入前十大股东行列,当时全聚德的固定提价为13.81元。粗略地说,扣除股息后,IDG资本所持全聚德股份的成本价约为每股12.70元。IDG资本今年下调全聚德股票的平均价格为12.39元/股。如果考虑到IDG资本近五年的持股周期,IDG资本减持全聚德股份无疑是一个止损,这也证实了其逃离全聚德的迫切愿望。

  全聚德的业绩黯然失色时,IDG资本减持了全聚德的股份,而一些股东选择悄悄地离开。与全聚德的财务报告相比,发现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全聚德持有95.28万股的试点投资在第三季度报告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已经消失。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5月以来,全聚德的股价一直低于13元。截至12月2日,公司股价为10.15元,市值约为30.66亿元。与全聚德最高股价33.24元相比,全聚德市值缩水71.72亿元,跌幅近70%。

  全聚德作为北京烤鸭的“第一库存”,可能无法依靠传统“老字号”的口碑营销为品牌增添活力。为了扭转业绩下滑的趋势,回到甚至超过业绩的高峰期,全聚德可能迫切需要转型,寻找新的盈利模式。在过去的三年里,业绩突然上升,R&D投资“逆转”,许多模型被指责“借用”成熟模型.记者注意到,招股说明书发布后,国内领先的汽车设计公司奥尔特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尔特)受到市场多方质疑。

  研发投资将减少而不是增加

  汽车设计行业是典型的知识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行业。奥尔特说,在技术研发方面,公司非常重视核心技术和专利的开发,在研发方面投入巨大。记者注意到,尽管公司一再强调研发在知识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行业的重要性,但公司的研发投资非但没有增加,反而在下降。

  招股说明书显示,奥尔特2016年至2018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595.51万元、9030.3万元和7328万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19.63%、16.70%和9.22%。该公司在其研发投资中指出,整体研发投资呈现稳定增长趋势,但由于经营收入的快速增长,研发支出在经营收入中的比重逐年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奥尔特表示,R&D投资总体呈现稳定增长趋势,但事实上,在2017年小幅增长后,2018年R&D投资同比下降近20%。在R&D投资下降的背景下,稳定增长趋势的结论从何而来?与此同时,业内有人怀疑奥尔特将R&D投资的下降归因于营业收入的增长,但事实上,即使剔除营业收入的增长,该公司2018年在R&D的投资仍大幅下降。在研发投资下降的背景下,Alter能否在行业中占据领先地位仍不得而知。

  该项目尚未首先建成。

  Alter在招股说明书中指出,如果募集资金的时间与项目进度不一致,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提前投资其他资金,待募集资金到位后进行置换。从建模中心升级扩建项目、汽车工程开发中心升级扩建项目和尖端技术研发项目三个投资项目来看,明显提升了奥尔特的设计、研发、服务等能力,盈利能力良好。根据该公司的披露,上述三个项目将总共使用4.02亿元的募集资金。一些市场参与者质疑Aart的发行和投资项目,指出该公司的行业竞争非常激烈,这一发行和投资项目显然有助于提升公司的竞争力。然而,在不赔钱的前提下,公司并没有进行第一个建设募集投资项目。该公司的上市意味着“侵吞资金”。

  从奥尔特的三个投资项目来看,募集资金最高需要1.93亿元,而实际项目最低需要1.03亿元。截至2018年底,该公司拥有3.31亿元的货币资金。显然,它可以通过自有资金提前进行募集和投资项目的建设,甚至完成一些项目的建设。但是,公司没有提前进行募集与投资项目的建设。市场质疑说,公司没有先用自有资金建设项目的原因很简单:如果公司用自有资金投资项目,如果不能成功上市融资项目,就必须自己买单,所以不愿意投资项目。

  业绩增长大幅放缓。

  从业绩的角度来看,奥尔特在过去三年表现非常好,尤其是净利润的持续几何增长。但在2016年之前,该公司陷入了持续亏损的困境。然而,从2016年到2018年,在首次公开募股(IPO)业绩披露期间,该公司的业绩突然大幅改善,准确的时机引起了业内人士的质疑。

  具体而言,2016年至2018年,奥尔特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6亿元、5.40亿元和7.94亿元,2017年和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40%和47%,营业收入稳步增长。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148.5万元、3793.82万元和10493.10万元,2017年和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230%和177%,净利润持续翻番。总的来说,在营业收入保持在40%左右的背景下,奥尔特的净利润继续呈几何级数增长。

  从Alter在同行业上市的可比公司来看,目前只有一家公司没有退市,该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率均降至一位数水平。根据奥尔特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5%,净利润同比增长34.65%,不含非营利组织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6.76%。不难看出,经过2016年至2018年的高速增长期后,奥尔特的净利润增长率开始大幅放缓。

  除了上述问题之外,领先的国内汽车设计领域Alter还经常在独立设计的汽车和成熟车型之间发生“面对面”的事件。该公司的设计能力也经常受到业界的质疑。12月5日,奥尔特将接受发展和审查委员会的审查。该公司能否成功入股a股将在5日晚得到答复。

  近日,依靠智能手机辅助软件的开发和运营,以向用户投放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汉迪手机(Handy Mobile)更新了招股说明书,这标志着汉迪手机首次公开募股过程又向前迈出了一大步。然而,相关信息显示,汉迪移动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同行公司麒麟和盛已于今年年中终止其首次公开募股申请。此外,CMCM。NDAQ也专注于海外移动辅助软件市场,近年利润大幅下降,股价也持续下跌。其目前的市场价值不到5亿美元。标杆管理公司近年来经历了一段困难时期。汉迪手机能抓住这次首次公开募股的机会摆脱竞争对手吗?收入增长大幅放缓。

  据数据显示,汉迪移动(Handy Mobile)主要从事移动应用程序的开发。它通过开发系统安全软件、系统辅助软件和美化等应用软件获得用户,然后利用软件的广告显示功能获得主要广告收入。同时,软件费用也给汉迪移动带来了一些收入。

  数据显示,2016年1月至6月至2019年,汉迪移动实现收入2.02亿元、5.5亿元、12.60亿元和7.31亿元,实现净利润4400万元、9400万元、4.17亿元和2.23亿元。汉迪移动的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49.65%,净利润也在高速增长。然而,根据汉迪移动2019年后的运营收入,汉迪移动运营收入的高增长已经放缓。根据招股说明书,汉迪移动2019年的运营收入估计为14.61亿元,同比仅增长15.94%。与以前149.65%的复合年增长率相比,其营业收入的增长率大幅下降。

  相关数据显示,随着智能手机品牌的洗牌加剧,智能手机市场行业集中度大幅提高,手机制造商也开始模仿苹果,打造闭环软件生态系统。与此同时,随着手机信息安全争议的加剧,手机品牌已经开始构建自己的手机辅助软件,从而降低三方软件泄露用户信息的风险。

  例如,在华为在中国热卖的手机上,也是手机辅助软件的手机360的相关信息无法在其应用商城中搜索到。同时,通过三方下载,在华为手机上安装手机360时,华为手机也会弹出风险提示,提示用户不要打开手机360的部分权限,从而降低信息泄露的风险。根据相关测试,在一些许可被禁用之后,移动电话360的一些功能将不可用,并且广告弹出窗口将不会正常弹出。品牌手机制造商闭环软件生态系统的建立将不可避免地影响移动辅助软件市场。

  事实上,移动辅助软件市场已经显示出压力的迹象。在国内市场,豹移动在与行业巨头601360的竞争中失利。2016年,移动辅助软件市场上士转向海外市场,收入增长大幅下滑。2017年后,尽管豹移动增加了直播和人工智能服务,但收入增长几乎停滞不前。2017年,豹移动的收入同比仅增长8.98%,而2018年,豹移动的收入同比仅增长0.14%。

  猎豹移动一直是海外移动辅助软件市场的巨头,2018年收入49.82亿元,净利润11.6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猎豹移动的收入同比下降31.96%,猎豹移动的股价自2018年以来持续下跌,目前市值不到5亿美元。收入增长放缓,与最大客户产生了纠纷。汉迪移动在专注于首次公开募股的同时,还应该加强信息安全管理,改善与谷歌的关系,提升公司的可持续运营能力。这不仅可以避免上市过程中的一些风险,还可以增强公司的竞争力。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整理的关于本页面具体分析资讯,资料来源于网络,如有不妥请您见谅,如需了解金融方面的知识与咨询,请关注本站,恭候您的光临。
阅读:
扩展阅读:
下一篇:市场反应迅速 上一篇:消费质量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