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看“ 规矩论”的人也喜欢 台词||| 报 错

简介和台词

  


我要讲规矩

岳云鹏

孙越

岳:谢谢,谢谢大家,我也爱你们。作为一名相声演员,什么都得研究。

孙:那是。

岳:最应该研究的就是规矩。

孙:规律和规矩。

岳:当然了,我问你,你研究笑了吗?

孙:笑容,

岳:笑容,研究笑容了吗?(笑)

孙:我们说这是笑不是贱,知道吗。

岳:笑跟贱是有区别的。

孙:有什么区别?

岳:这是笑。
(笑)

孙:贱呢?

岳:
(贱)

孙:您哎,您这就是贱笑,我告诉你

岳:让你见笑了。

孙:别见笑了。

岳:刚才我们开玩笑,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

孙:没错。

岳:比如我们说相声,最简单我们相声,有很多规矩。

孙:咱相声什么规矩?

岳:三年学艺。

孙:对。

岳:两年效力。

孙:这是相声师徒。

岳:跟我师父学了三年,我师傅不能收钱。

孙:吃师父,住师父的。

岳:我师父没有收过钱啊。

孙:那是那是。

岳:各位,没有收过钱。

孙:你呀,是不打算好了。

岳:两年效力。

孙:对。

岳:这两年挣的钱全都交给师父。

孙:出师效力,交师父。

岳:全都交给师父。

孙:你师父不是不收钱吗?

岳:两年效力,还有三节两寿

孙:两寿怎么讲?

岳:,五月节八月节、春节;两寿,师父过生日,师娘过生日,而且得去家里
看师父师娘去。不能空着手去,得多拿东西。这东西低于两千块钱就进不去,低
于两千块钱,他就放狗。我的天,藏獒咬的我。

孙:你等会,在呢,在呢,注意点,注意点。

岳:我的天呐,我说的太多了。

孙:有点多了。
这么说吧,
徒弟给师父拜生日去,
如果说不认识师父家,
都不行,
这就不是好徒弟。

岳:我认识我师父家。

孙:你认识师父家?

岳:我当然认识了。

孙:你要不认识,怎么让狗咬的呢?

岳:吓死我了。都是有规矩的。

孙:是是是。

岳:电视剧里,更多的规矩。

孙:电视剧里有什么规矩?

岳:男主角跟女主角说:
“等着我,回来就结婚”


孙:是。

岳:这个男主角肯定死。

孙:就回不来了。

岳:要么回不来,要么死。还有呢,电视剧里咳嗽,拿手绢,只要一捂嘴。

群:血。

孙:你看都知道,一捂就有血。

岳:你们家有电视。

孙:你们家没电视?

岳:就有血。

孙:一咳嗽就有血。

岳:对呀。做一个表演。
(咳)

孙:你的身体怎么像真的呀
?
岳:你看,有血。
(看)这没有,我不能真咳出血来,我死这儿了一会儿。他眼
巴巴还看着呢。

孙:表演不真实。诶不,咱就说非得咳出血吗?

岳:这是规矩啊,不能打破它的规矩。

孙:你咳点别的出来,我瞧瞧,你换换,非得咳血,什么意思啊。

岳:换一种?

对,对,对。你咳点别的,我听听,有什么。

岳:(咳咳)这是
QQ


孙:谁问你了。
QQ
像话吗。

岳:再把我假牙咳出来。

孙:这不好看。

岳:表演一下就完了。

孙:是是是。

岳:比如说电视剧里头,重病人醒过来,知道说什么吗?

孙:不知道。

岳:我给您做一个表演。

孙:就爱表演这个。

岳:就比如说我是重病号。

孙:能瞧出来。

岳:昏迷了好几天了。
(表演)

孙:重病号醒过来呢么开心吗?

岳:就是,大姐。
(笑)
(白眼)
(表演)

孙:要什么呀这是?

岳:水。




。想起来了吗?

孙:还真是,还真是这样我跟你说,一般醒过来要水。

岳:对,要水。

孙:咱正格的,要点别的呢?

岳:再来一回。

孙:来点别的,来点别的。

岳:(表演)

孙:要什么呀这是?

岳:自拍。




。还自拍呢。

孙:这想自拍。

岳:对不对。再比如说,电视剧里头,如果,你被刀砍了,对不对。

孙:你等会儿,我被刀砍?

岳:马上就要死了,我的天呐。

孙:凭什么我被刀砍的呀?

岳:你捧哏的呀。

孙:谁告诉你的。

岳:你挣得就是死的钱。

孙:你甭来那一套,我告诉你,树大招风,越大的腕,他越让人砍呢。

岳:(看郭德纲)砍我。

孙:这你怎么冲出来了?

岳:我腕大。

孙:见容易就上。

岳:如果说,我被人砍了。

孙:是。

岳:我跑过来,你只要问我凶手是谁,我立马死。

孙:一问凶手是谁你就死?

岳:电视剧都这样。

孙:都这样吗?

岳:当然了。

孙:我这还真没观察过。

岳:咱做一个表演。

孙:还表演。

岳:比如我被刀砍了。

孙:你被刀砍了。

岳:我跑过来。

孙:行行行。

岳:等着我啊。

孙:干嘛去。

岳:等会。

孙:这上后边让人砍去了。

岳:(出场)

孙:那个,这位演员,我就说一句啊,就砍成这样,死后边就可以了,你还能走
到台前来,都砍成这样了,这刀也太大了,都劈在脸上了,知道吗。

岳:这不行啊?

孙:这太大了,没有功夫说话。你换一个,这刀太大了。好家伙,砍脸上能走出
来,这生命力太顽强了。

岳:(出场)

孙:这也死透了,知道吗。你咋这就死了,知道吗,没工夫出来了。你别这样,
扎这就没工夫出来了。诶,扎心脏也不行,扎心脏也会死的。

岳:扎这儿吧。

孙:扎那儿吧,往下点,扎这儿。跑着,我问你啊,跑回来,
“凶手是谁
?

.
岳:凶手,凶,凶。





(死)

孙:行了行了,起来吧,一问这句就死。

岳:对啦,就必须死。

孙:那这么着,我一问,你把凶手说出来怎么样?

岳:不行。

孙:你说出来咱拍续集呀。

岳:改变剧情了
?
孙:改变不了,
我们跟凶手搏斗去,
有武打戏,
不也挺好。
再来一次,
给你报仇。

岳:好。
(扎头)

孙:你非得死这儿是怎么着啊?(扎脖子)我问不出来了。扎着扎着。非得跑回
来自己:
“凶手是谁?”

岳:“凶手,凶,凶,凶,郭德纲


孙:“谁
?


岳:

郭德纲,郭德纲,重要的凶手说三遍。


孙:“你怎么招他了?”该,你招他干嘛呀你。

岳:什么叫该呀?

孙:废话,你没见他瞪你呢。

岳:这都是规矩。

孙:这是规矩,那还有什么规矩?

岳:比如说电视剧里头,你脑袋甭管撞到哪儿,立马就失忆

孙:脑袋一撞就失忆

岳:对呀。

孙:我还真没观察过。

岳:咱做一个表演。

孙:撞着失忆了。

岳:比如说,来。

孙:怎么了?

岳:敲一下,你就失忆了。

孙:敲一下就失忆。

(敲
)
孙:你是谁呀?

岳:我是你爸爸。年轻的时候,我跟你,我们俩相爱了,后来她就跟那个男人离
婚了,然后我们组成一个新的家庭。小时候你有病,然后给你吃错药了,你就长
成这样了。

孙:你等会儿!我想起来了。

岳:你想不起来。

孙:我想起来了。

岳:你失忆了。

孙:那我怎么能想起来啊?

岳:再撞一下才能想起来。

孙:再撞一下就想起来了?

岳:电视剧的规矩吗。再来啊。

孙:来来来。

(敲)

孙:你是谁啊。

岳:我是你爸爸。

孙: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岳:你这怎么没法演啊。

孙:废话,我吃着亏呢我。

岳:还有,电视剧里头,男女主角吵完架以后,在人群中,在大街上,很多人,
这两个人怎么都见不到面。

孙:这爱情片?

岳:对呀。咱俩做一个表演。

孙:怎么表演啊?

岳:咱俩吵完架,大街上要见面,就是见不到。

孙:找对方。

岳:对。

孙:男女恋爱,谁来男的?

岳:我来男的。

孙:谁呀?

岳:因为我有阳刚之气
(嘘声)我来女的吧。

孙:众望所归。

岳:因为我有阴柔之美。

孙:你到底有什么呀你
?
岳:我都有,都有好不好。

孙:那就我来个男的。

岳:你来男的,我来女的。

孙:咱俩吵架了。

岳:我捯饬一下。

孙:化个妆。

岳:对。

孙:化妆成这女的,
我们俩吵架,
完了我还得出去找他去。
您这是什么呀这是?

岳:头巾啊,我得像个女的呀。

孙:我的天呐!

岳:(戴头巾)

孙:从侧面看跟一蚕豆似的。要不算了。

岳:为什么?

孙:我不找你了。

岳:我多美呀,我又白。

孙:行了行了,你这不是领回家膈应吗。

岳:那也得找,知道吗,咱俩相爱多年了。

孙:还多年了。

岳:我马上就要给你生孩子了。

孙:赶紧来一点那个爱情的背景音乐。

岳:预备,开始。

(好汉歌)

岳:干什么,好汉?请劫色好吗,不要劫财,劫色吧。

孙:打住打住。

岳:什么音乐这是!

孙:不是爱情吗,爱情删了吗?爱情啊。

岳:没规矩这音乐放的。开始。

(不知道什么反正不是爱情歌
)
孙:停停停,你们有过爱情吗
?
岳:这一拜,这是爱情吗?该结拜了。

孙:爱情歌曲,搞恋爱你知道吗
?
岳:开始。

(来自星星的你主题曲)

岳:停!

孙:这是,这是。

岳:哦。






孙:开始

(来自星星的你主题曲)

亲爱的,你在哪儿呢?

你在哪儿呢?








(遇见)

孙:我走到这你应该看不见我。

岳:废话,
你长成这样我能看不见吗!
他一个人顶四个人的分量!
我能看不见你
吗!

孙:我告诉你,甭说我,大象从这过你也得看不见,这是规矩。

岳:这是规矩?

孙:俩人都看不见。

岳:就得看不见?

孙:对了。

岳:再来。

(音乐)

你在哪呢?








(遇见)

岳:你过来,来,来,你过来,来。你怎么看见我啦?

孙:你跟肉虫子似的跟那扭半天了,我能看不见你吗?

岳:得看不见知道吗?

孙:这规矩,俩谁都看不见谁?

岳:看不见。

孙:来来来。

(音乐)

亲爱的,你在哪里?








(遇见,扮盲,二泉映月)

网友评论

Back to Top
加载中...